【生活家】 0元徒步環島苦行

看見台灣 發現自己
作者: 
採訪撰文|張諭文

圖片提供|劉維成

不帶任何錢,徒步環島該怎麼做?

「第一天要吃中餐時,就想錢要從哪來?想說彈吉他籌旅費,但白天大家在上班,應該沒人理……」

2013年剛退伍的23歲青年劉維成,以0元苦行的方式,展開他訂名為「Love & Share」的60天徒步環島之旅。一把吉他、一把傘、簡單的換洗衣物,就這樣出發了。

我希望回來後就能照顧你們

「一開始一直不好意思向店家開口請求幫助,後來想:自己一直逃避這個問題也不行。」開口,被拒絕了。然後在一家便利商店他遇到好心的店員,對方不但把過期的食物給他,又自挑腰包買土司送他。「第一餐是這樣來的。跨出那一步後就好了,就能放下那些身段去尋求幫助。」

「有的人說放不下身段、自尊,那是因為你沒有餓過,跨出這步後,覺得未來沒有比這更苦的,沒什麼好害怕的了。那時是這樣想的,但現在發現,未來還有很多不同的苦與挑戰要面對。」

「0元徒步環島」的想法,是他在當兵時思考未來人生道路時湧現的。劉維成說,覺得自己這一代的孩子受父母保護過多,物質充裕,「生活的太舒適,但再多的物質,得到了過一陣子就膩了,其實蠻空虛。」

兩個月後回到家,劉維成並沒有如先前想像的擁抱自己的父母,他覺得美好的結局是電影的倒影,而現實生活中還是差了點什麼,也許缺少的是彼此某種的了解吧

他沒有讓父母知道這個計畫,只請父母給他一個機會,兩個月的時間,「台灣1200公里,估計一天走20公里,走60天結束剛好是父親節。」出門時他留下一張紙條說:謝謝你們給我這次機會,我希望回來後就能照顧你們。


晚上與朋友在台東太麻里拍下的月亮海


環島第三天,凌晨在海岸線慢步,很像在做夢 ,夢原來那麼容易實現

讓人感動的母女

劉維成在102年6月10日出發,打算以60天,順時鐘方向環台一圈,每天,上路前纔憑感覺決定路線,不想知道結局,沒有事先規劃具體路線,順著機遇而行。「沒有錢、沒有提款卡,當一無所有時,能激發出多少潛力?」

「我沒帶錢環島,一定會需要人家幫助,我也會跟人家分享(自己的故事)。而也許他幫助我之後,他也會感覺快樂,以後他也會把這些故事和人分享。」這就是他「Love & Shar」的想法,把「互助」與「分享」的心態與故事,隨他徒步所經,播下種子。

整個過程中,他第一次面臨生命危險、第一次放下自尊向人開口要食物、第一次接受沒有想像過的陌生人的熱情……也有不完美的遺憾。

剛開始,晚上睡覺休息問題是一大考驗,劉維成尋求寺廟、教會或學校幫助,有些要付錢,遭拒絕的也不少。有一次,一間國小的警衛告訴他過夜要20元,他連半毛錢都拿不出來,只好繼續趕路。所以有時就找便利商店休息,也停停走走的睡過了好幾個公車亭。

最嚴峻的考驗其實不是這些身體上的困苦。整個環島過程,劉維成還是經常要面對內心交戰,「怕被拒絕、怕丟臉」也曾遇到鄙視、辱罵他的人,他坦承這些放下面子的過程,自己其實「怕慘了!」

而自己經歷過的感動卻也很多,有一對母女讓他印象非常深刻。當天因為晚上住宿一直沒著落,這對母女一直陪著他到教會、警察局、店家四處詢問。

「她們說到她們家我只能睡地板。因為她們只有母女兩人住,她們也在考慮要不要讓我過夜。我也想不要麻煩她們。」和母女分手後,「一點多找到一間麥當勞,不幸剛好店家要消毒,我只好去便利商店休息。但是,那天腿很酸,我很想躺。」「三點多那個女兒傳訊問我在哪,後來我才知道她們那天晚上又出來找我,把所有新營的便利店都找完了…..」,「我在的那間(便利店)她們在外面剛好沒看到我。我很感動,素昧平生的人願意這樣幫助我…..」

有些年紀大的長輩或心地軟的女生會硬塞錢給他,因為不帶錢的原則,他就只好事後再捐出去。


便利商店裡的溫暖鼓勵


賽夏族部落大哥招待晚飯

發芽在風雨中的友善種子

「以前小時候我覺得人性本惡、本惰,走這一趟後我覺得人性本善。如果今天可以,有多的能力,大家都是願意去幫助別人的。」這種觀念上的變化對他影響很大,他認為這對他未來對子女的教育上有很大的作用。

「現在有的年青人為什麼行為不好,其實有一部分責任是長輩要付的,講白點,其實草莓是你們種出來的,你們給予下一代什麼環境、養分,他們就長什麼樣子。所以如果我能影響,我覺得要用教育去改變社會。」


簽滿分享愛的吉他

經過枋山時,一個辦夏令營的大哥邀請他去和那裡的國、高中孩子分享自己的故事,「那裡大部分是中低收入家庭,有些比較叛逆,那個隊輔也是個叛逆小孩,我國中也叛逆過,也打架,是個混混。過程中我和他聊自己曾經走錯路,但這一切沒什麼好酷的,講了一個多小時後,我感覺他有改變,後來變得很黏我。」

後來他們去夜遊,他遇到他們幾個朋友也是中輟生,「他們問我在幹嘛?我說我在徒步環島,我也問他們那你們覺得現在人生在幹嘛?他們很可愛,低頭想了一下說:糜爛吧!」「我說我就是不想未來跟你們一樣,所以我去做點改變。」「我說你每天打人真的是你想要的嗎?應該有很多其他你想去做的事,不要說家裡沒錢沒什麼的,現在有網路可以上網、上圖書館自學,都可以得到很多和人生不同的東西。」

在九份,「google map導航錯誤,把我導到一個小路上。」「當時其實蠻危險的,風雨超大,傘都被吹凹了,旁邊就是懸崖,我看身旁的草都長得比我高。對面的山和我一樣高,我已經走到九份的頂了。」風雨交加、漫天荒草,而過去的運動傷害讓他此時每踏一步都倍感艱難。全身濕透的他,擔憂自己的傷口泡著水,可能會感染蜂窩性組織炎,「自己為何要如此辛苦?」的想法也開始出現,這是他人生到目前為止第一次感覺到生命遭到強烈威脅。

他從小路走到外面的公路上,發現是陡坡路段,且感覺越來越偏僻,眼看往公路走,實在太累可能會走不下去了,但選擇走回頭路下山,就必須回到那個長滿草的小路,就在進退兩難時,一輛貨車開了過去,還好車子開過去又回頭了,「司機大哥回頭問我一個人在幹嘛?他也在評估我,看我是好人還是在幹嘛。」環島過程中,劉維成經常要面對陌生人和自己,彼此互相評估對方是不是好人、拉踞於要不要幫助或接受幫助。

或得這位大哥的協助之後,在山下他繼續了徒步的行程。這位大哥還給他一個板子,讓他寫上「徒步環島」,說要不然別人不知道你在幹嘛。這個牌子後來果然幫了他很大的忙,一些在路上認識的朋友,或者從網路知道他環島的網友、親友越來越多,各地認識的、不認識的,很多人主動邀請他過夜。

環島過程中,也有許多人建議劉維成,有體驗過就好了,不用真的走完60天的目標,但對他來說,堅持完成一個目標、走到終點的態度對他非常重要,他希望自己未來做任何事都能用這個態度來面對。


一位大哥約正在路上環島的同好,相聚一起走阿朗壹古道

如果你也想徒步環島,「如果有人是因為看了我做這件事想學,那我會跟他說你不要做,因為每個人要過自己的人生,但如果你是以我為參考,我可以提供你一些想法。」劉維成認為做事情的初衷很重要,「也許你覺得環島就是熱血,那你就去做,但不要是因為受我影響,要做自己。」他覺得現在的教育「是在過家長、過社會想要我們過的人生。」而環島對他而言卻是找回「原本的自我」的一項行動。

欄目: 

回應

要是我是他,有這種心去零元環島,我就會用野外求生的技能讓自己有能力度過食宿問題,再一邊尋求打工機會換取報酬或食宿一邊環島。哪有這種把當乞丐當突破的心態,太可笑了。

要是我是他,有這種心去零元環島,我就會用野外求生的技能讓自己有能力度過食宿問題,再一邊尋求打工機會換取報酬或食宿一邊環島。哪有這種把當乞丐當突破的心態,太可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