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個聰明的消費者

【名人講堂】
作者: 
採訪撰文|李智鳴
来源: 
Inlife映生活

過去,大家爭相分享的是上哪去品嘗美食?怎樣才能吃得健康?沒想到現在大家關注的卻是如何才能吃得安全。最近嚴重的食安問題,正在改變我們對飲食的習慣與態度,當然,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趁這機會讓我們一起重新整理我們的飲食生活。

毒澱粉事件讓民眾關注到日常飲食中食品添加劑的問題,而這次的油品事件,曝露的卻是食品製程的問題。這些都與現代食品工業有很大的關連,而一般民眾該如何面對與理解這些問題發生的關鍵?我們採訪了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(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)謝田,以商業社會運行的角度分析,協助我們當個聰明的消費者。

以「利」攻「利」

謝田教授首先提醒大家,目前企業之間的國際競爭異常激烈,任何的企業都必須在「增加銷售」與「減少支出」之中努力,以美國為例,早年美國企業是國內之間的競爭,而後歐洲加入競爭,然後從歐洲到亞洲,從日本到韓國與台灣,直到現在的中國大陸,都陸續加入競爭的行列,如果我們換位思考,就能想像:面對這樣的壓力,企業勢必想盡辦法去因應。

企業要想辦法是必然的,謝田認為影響企業的決定有兩項主要因素:其一,企業的道德良知﹔其二,社會監管的制度與能力。

謝田教授提醒一個重要的思維,企業的基本動機都是在追求利益,所以,以美國企業為例,當美國企業違犯了企業相關原則造成傷害,比方說讓人吃壞肚子之類的,那麼企業除了要面對損害賠償的司法問題,還有數倍的懲罰性罰款等著。所以,美國企業面對這些外在環境,更會因為「追求利益」的原則而加倍審慎,不敢輕易犯錯。

而另一方面,當企業發生問題時,基於「追求利益」的原則,企業也會想盡不同的辦法進行「損失控制」,那麼這時社會的媒體與知識界的反應就至關重要,是不是能夠堅持「盯」著讓事情真正被解決。而美國的英雄崇拜的現象,也讓社會監管的能力有較好的發揮可能,謝教授舉例說,如果哪個司法部長能夠把不法的大企業給揪出來,他會被社會視為英雄,很可能他就能問鼎下一任白宮寶座。

所以做為一般的消費者,我們應該對這些社會監管的能力,採取更積極而鼓勵的態度。

「吹哨子」

而「吹哨子」(whistleblower)傳統,也讓美國許多問題儘快的被發現乃至解決。吹哨者或稱揭發者通常是公司的僱員、前僱員或組織的成員,尤其是商業組織和政府機構內部的人,他們把組織內部不當的舉動揭發出來,報告給可能採取糾正行動的人或機構。這些「不當的舉動」大多是違反法律和規章,或者詐欺、腐敗等事情。美國一個很有名氣的吹哨子者叫傑佛里.魏根德(Jeffrey Wigand),他把煙草公司的高官們很早就知道香煙是讓人上癮的、並且公司有意在香煙中加進致癌物質的消息,向外界揭發了出來。

在美國,吹哨者會得到社會的尊重,企業歡迎這樣正直而有勇氣的人,美國並有專門的法律「whistleblower law」來保護相關的人。

企業經營者畢竟是相對少數人,有沒有這樣「吹哨子」的正義人士,卻更能代表當地社會的道德狀態,謝教授非常感慨2008年中國發生的毒奶粉事件,他認為三鹿集團這麼大的企業,這麼多的員工,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發出示警,哪怕是匿名舉報都沒有,而這些員工都知道自己生產的產品有問題,因為他們都不讓家人喝。這顯示這個社會的道德已經沉淪到相當可怕的程度。所以說,雖然有點高調,但是道德還是應該被普遍重視的。

品牌只是一種名稱與價格?

而另外一個值得大家思考的是關於「品牌」的意義。

「美國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國家,可是他們百年以上的品牌卻非常的多。」謝田認為西方人重視品牌的精神值得我們思考。對我們而言,品牌可能是一種名稱,名稱背後代表的是不同的「價格」,然而謝田卻認為:「品牌對西方人來說是一種信任,一種文化的維持。」所以,「品牌」與消費者間的關係是一種信任,一種擔保,是「社會信用體系」的一環。他說,一個人如果在銀行間的信用出了問題,他會馬上遭受到相關回報,在商業利益的運作過程中,西方社會把「信用」、「誠實」看得很重,所以,品牌擁有者通常不敢輕易改變品牌的傳統,因為品牌名聲受到損失之後,消費者給予的回報會迅速而巨大。也就是企業信用不好、不誠實,馬上就會受到懲罰,付出嚴重的代價。

而品牌的建立,也代表著對自己的東西的一種自豪感。謝田認為,現在華人社會日漸出現一種「撈一把」的心態,這與「品牌」的基本心態與價值觀是背道而馳的。

是否只有大企業才經營品牌?謝田則以德國為例說,德國固然有像西門子的大企業,但是仍有許多出口品牌是小企業,甚至是家庭式工廠,他們就是堅持自己的傳統,然後做到「精而專業」,他們對自己的東西是自豪的、珍惜的,也因此,德國有他們強大的國力。

所以,面對不誠實的企業,如果消費者無動於衷,那麼就是助長企業的這種經營態度。相對的,對用心經營的品牌,消費者應給予更大的支持。

 

 

欄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