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宿旅遊——解決深度旅遊的住宿課題

【新鮮生活】
作者: 
採訪撰文∣楊戎真
来源: 
Inlife映生活

旅遊,一個既令人嚮往又卻步的事。總有新奇與未知等待著,而預估的旅費,卻往往令一心想做深度旅遊的人,不得不掂量自己的荷包;怎麼住、怎麼吃、怎麼行,才能既有品質,又滿足長住的想法?能不能有個像家一樣的地方?玩累了回到家往床上一躺,滿足一整天疲憊的身軀,卻在夢裡遇見既陌生又親切的臉龐。

「換宿」一個據說在台灣逐漸普遍的旅遊方式。一些熱愛深度旅遊者,礙於經費,經常選擇在背包客棧或民宿打工換取住宿,以節省旅費中最大的一筆開銷。但也有為了體驗農耕生活,與農家換宿的旅人,由農家提供基本的吃住。他們跟著農家的作息,遠離城市的喧囂,當一位臨時農夫,一個深入探索的背包客。

在背包客棧換宿的旅客被稱為「小幫手」。他們通常做一些打掃衛生、換洗床單、接待旅客、說明住宿規則的工作。雖是工作,但一些成功塑造家之氛圍的背包客棧,也往往讓換宿者留戀不已。一位來自香港,在高雄旅遊一個月的小幫手Janice,就非常喜歡自己換宿的地方,她在臉書上寫道:「待了一個月,這裡已經變成我的家,真的不捨得離開。臨別時的擁抱,很溫暖。我一定會再回來的!」

客棧老闆的想法

位於高雄的「背包客41」是一棟五層樓的背包客棧,裡面床位7、80床。經營者Joanna表示,台灣在兩年多前開始有換宿的方式,每家客棧接不接受換宿也受限於自身的條件,像是床位比例,或是經營理念等。她則於今年年初開始接受換宿的申請,主要是出於將台灣推廣出去的理念。

「背包客41」客棧一景。圖片提供/「背包客41」客棧

「當初接受換宿的目的就是希望,外國人來台灣透過這樣的方式,多認識台灣,住的時間長,大家彼此有更多的交流;透過這樣的方式,能減少一些經費,他們會想留在臺灣的機會就比較大,很多人就比較願意再來台灣,對台灣來講就是多一個消費。」

對於換宿者,Joanna表示,基本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,只要會中、英文,還有時間可以配合,通常都會盡力安排。到她那裡換宿的小幫手以學生居多,所以換宿的情況在寒暑假相對普遍。這些小幫手來自各國,有日本、香港、馬來西亞等。

Joanna表示,他們會把既定的規則事先告知,讓換宿者能把事情做好。她的經驗是,換宿者都還蠻乖的。接受換宿的時間從兩個星期到幾個月不等。此外,對換宿者也不會有太細的工作要求,更不會把所有事情都丟給他做。她說:「對於一個外國人來台灣旅遊,這樣會給他有不好的感受。」

於6月在「背包客41」換宿的香港學生Janice表示,當時她把自己的履歷發給Hostel後,對方只要求她要能夠用中、英文溝通,要比較外向、喜歡交朋友等。感覺上沒有什麼其他的要求。

香港女孩Janice的換宿之旅

Janice是香港新界人,即將升上大三的她在台灣有兩次換宿經驗。她很高興地談到自己換宿的經歷:「這樣的方式讓我像一個在地人一樣生活。」

曾經與朋友一起來過台灣,她的初印象是「台灣人很熱情,沒有心機,第一次見到他們,他們也會對你很好。」由於喜歡台灣人的熱情與好客,6月份再度踏上台灣,這一次是單獨旅行,並且進行了生平第一次換宿。

她在網路上搜尋住宿,無意間發現了換宿的方式,決定嘗試看看。進行換宿旅遊對她而言是一個大膽的決定。她說:「想在最後一個暑假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,在網路上就找到了換宿的方式,我覺得蠻有趣的。台灣我之前來過,覺得台灣人很好,很喜歡台灣這個地方。台灣是華人的地方,比較安全,所以就來了。」但同學覺得她「很瘋狂!」

一次冒險就愛上換宿深度遊的Janice,今年內2度到台灣換宿旅遊。

在背包客41住了一個月,幫忙打掃整理,換被單、床單;做一些刷洗廁所、拖地的清潔工作,也幫忙晾衣、收衣;有時候也當接待人員,跟前來住宿的旅客說明規則、收費等。

每家提供換宿的Hostel需要小幫手做的事也不太一樣。在背包客41,小幫手的工作時間視內容而定:大致是上午11點~3點進行清潔工作;下午4點~晚上10點則是櫃檯服務。Janice也在嘉義的「五樓趣」背包客棧換宿,在五樓趣沒有規定具體工作時間,事情做完,剩下的就是私人時間。

除了利用事情做完的時間去遊玩,換宿者通常也有休假。在高雄的一個月當中,Janice有6天的假,她安排自己到台中玩了四天。

她認為這樣的旅遊,讓她更了解當地人的生活。像是美食!這一點,她特別有感觸,她覺得網路上介紹的美食,有時候名氣大過實際,反而是一些不知名的、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小店,令人回味無窮。她說:「要聽在地人說。」在高雄期間,她遇到了兩位一樣來自香港換宿的旅客。「我們常常一起到處跑、到處玩、到處吃。」

Janice覺得Hostel的氣氛很重要,她所待過的地方,整個佈置給人的感覺就像家一樣。經營者待她很好,對其他客人也很好,常常請他們吃東西、閒聊,問候他們辛不辛苦。

未來還會繼續這樣的旅遊方式嗎?Janice認為答案是肯定的,她說:「有人說一旦開始單獨旅行,就停不下來了。我應該不會停止這種方式。」她很推薦年輕人嘗試這樣的旅遊方式,雖然沒能到很多景點參觀,但最可貴的是讓自己像一個當地人一樣生活,以及與來自各地的旅人交上朋友。「我喜歡跟背包客聊天,我喜歡了解各地的文化,沒有在一個地方待那麼久,不會了解到他們的文化,待久了才會了解他們的生活,好像你成了在地人。」

鋪床換洗床單是比較常見的換宿者工作項目之一。圖片提供/「背包客41」客棧

她覺得一個人「一輩子一定要做一種不一樣的旅遊方式,我會建議如果很大壓力的時候,可以選擇一個人旅遊,讓自己真的在休息。」一些同住在Hostel的旅客,到後來還會像朋友一樣結伴出遊。她說,有些換宿的人甚至住了幾個月,不捨得離開。

在高雄一個月的換宿旅遊,Janice花了大約5千港幣,折合台幣不到2萬。而這趟旅遊對她而言是「讓自己有一個心靈上的放鬆,心情很愉快。」

問到換宿的過程有沒有讓她沮喪之處。「為什麼會沮喪?」她反問,聽起來是那麼滿意自己的換宿旅遊。「沮喪的時候就是走的時候啊!我還沒打算要回家就必須離開了。那天心情很不好,不捨得離開。跟他們已經好像家人一樣了。」她覺得自己很幸運,沒有遇到什麼不好的人、事。

新玩法到農家去換宿

到農家換宿,不僅可以體會農村生活,對年輕人來說,還可以學習農業知識與技能。圖片提供/小郭

小郭,現年35歲。一個都市長大的企業人,在30初的年紀決定開始探索農耕,於是到農家換宿,過農村的生活、做農活,當個在烈日下晒黑的農夫,「出一身汗時,自己感到很快樂」。

一開始從國外自助旅行,後來開始在台灣深度旅遊,台灣的人情味讓他覺得「給的回饋很多」,後來開始在農家打工換宿,跟著務農,「一點一滴的找回來生活本能」。

他從台北一路南下,開始在不同的農家打工換宿,跟著不同的農夫做農活,學習農事,體會農家生活,後來他也在東部跟著部落的人生活了一個月。這些經歷促使他經營自己的背包客棧。

小郭台東三仙台   圖片提供/小郭

他說:「我在台北長大可以說幾乎沒有觀察力,觀察力不見了,感受力也不見了,描述力也不見了,但,很奇怪的,從跟土地的互動以及跟農夫的勞動過程中,卻慢慢的找回了這些能力。」

今年5月,他經營的背包客棧「碰碰諸羅山」正式營業。目前唯一的一個小幫手是一位香港女孩,但他不是讓這位小幫手打掃衛生,而是讓她畫一張嘉義市的地圖。「這個經驗對我跟她來說都是很棒的,我沒有給她任何限制跟框框。第一個星期帶她去嘉義的巷弄裡面鑽,讓她更了解、更貼近嘉義巷弄裡的氛圍;第二週的第三天才開始讓她畫地圖。所以,她所畫出來的是一個香港人眼中的嘉義。」

換宿者畫出的地圖,這樣的地圖在背包客棧裡不僅僅是一種交通圖,也代表管家們對當地的人文心靈地圖。圖片提供/「碰碰諸羅山」客棧

換宿者宜注意事項

換宿有沒有安全的隱憂?Janice表示:這種方式很容易認識朋友,但是,不要因為覺得對方很好,就沒有界線,自己還是要小心一點,不要太隨便。如果是有人邀約外出,可以找其他人一起作伴。

換宿前的資料搜尋也是應該注意的,Janice認為找到合適的Hostel很重要,「要看評價,不要只看客棧自己寫的,要看其他留言。我第一次換宿的時候,爸媽很擔心,我就搜尋了很多資料給他們。剛開始來的頭幾天,每天打電話給家人報平安。後來了解了,就放心了。」她提醒,如果打算到其他地方出遊,也應該事先告訴家人,並讓他們知道聯繫的方式。

看來,進行長時間旅遊的想法,不是那麼不切實際了。也許你也厭倦了一成不變的生活,何妨來個換宿之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