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壤中的異軍:公東高工

作者: 
採訪撰文∣楊戎真、李智鳴
来源: 
Inlife映生活

採訪撰文∣楊戎真、李智鳴  攝影∣李智鳴

在台灣「公東高工」並非什麼明星學校,然則,上個世紀在遙遠的歐洲技職學校圈裡,都知道在天涯的某個海邊有一間「公東」。

機工科組長劉志鑫說:「當時木工去比賽,經常拿國際競賽中的金牌或銀牌,所以,木工就變得很出名。當時有個說法:如果在公東木工科,全班第一名,大概就是台灣第一名,也可能就是國際的第一名。」


時至今日,「公東」的學生依然參與國際比賽,並獲得優異成績。

「我們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到木工廠去,很快就會在業界冒出頭來。台灣有很多產業界的技術,是靠我們學校輸出的。幾乎整個台灣的木工,都是從我們學校移出去的。」

他也說:「其實公東不只木工有名,機工也是很紮實的。」當時的公東高工還承接了全省各大醫院病床的設計與製作,主要就是機工科的業務。這不僅證明了他們師生真材實料的本事,更讓沒有政府與企業支持的學校有了一項的財政收入。

「辦學」並非神父理當的工作,而是錫神父明白當地人民的生活後毅然而然的決定,他不是把「愛」掛在嘴上的人,他的行動讓人體會什麼是「愛」,就好像他不願意無故贈送,而要讓孩子打工,有尊嚴的掙取。

錫神父引進的德國「二元教學系統」與「學徒教育制」,初期並未獲得教育部核准,而後在實行時,文化差異造成的困難以及財政的艱辛,都未襲折錫神父的精神意志,甚至為了落實紮實的技能學習,照顧偏遠弱勢的族群,真正改變學子未來的生活處境,不惜與教育體制決裂,他們拒絕「升格」為專科。

然則這所在台灣默默無聞的學校,竟然也默默的影響著整個台灣,憑藉的正是他們紮實的基本功。從1960年創校,公東培育出無數的菁英。第一屆木工科學生黃國就曾表示:有家具工業的地方就有公東人,並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。

蔡麗玲認為,公東木工不只對台東,對整個台灣的影響都很大。她提及早期有一位木工科主任,在一個國際性的家具展裡,意外的發現會場上多是熟人,都是公東的校友!而十年前,在大陸的校友會達到80多人。

木工科主任蔡茂發:「暑假去實習的時候,我跟另一位同學,第一次領薪水的時候,總經理就告訴我們:我給你們的薪水,不能讓別人知道。我們那時候的薪水,比他的幹部還要高。」這麼破格的待遇完全是因為他們給公司帶來的重要貢獻:「他們在製作的過程中,精密度不夠,後面就有很多要補的縫隙。我們當時就依照學校學的東西,做裁切的動作,裝配好後的家具,就沒有修補的工作了。」這個簡單的改變,卻改變了整個作業流程,節省了人力與步驟。

這紮實的基本能力,主要得力來自瑞士、德國、奧地利等地具有專業證照的技術老師,以及錫神父想方設法引進的先進設備,與非常強化的「實習課程」。


嚴謹而務實的辦學態度,讓德國師徒制能夠充分發揮,而直接從歐洲帶來的設備與工具,也是當時台灣校園中最先進的。當然,更重要的是那群遠從歐洲來義務教育的老師們。

機工科主任曾明坤:「那時候我們學到的東西很紮實,到社會上去非常管用,因為基礎非常紮實。這是整個德國師徒制教育很有特色的地方。當時就是老師示範,我們觀察老師的動作。來的老師技術都很好,有的老師雖然學歷不高,但是技術非常好,通常在業界待過,經驗也非常豐富。」

「我畢業以後就當兵,之後回到學校,教三年級的實習課。有一年暑假,我去台北就業,應徵一個模具技術人員,考試題目是做一個正五角形,以及五個面的配合。他只給我們一個數據,並提供給我們器材,我憑著在學校所學的技術,2個多小時就做出來了。他們很訝異,以前很多人不容易做出來的東西,我卻很容易就做出來了。他以為我在外面有多年的工作經驗。做模具我是外行,但我憑的就是基礎的技術,我可以感覺到在學校所學的真的是受益良多。」

來到台東,你將發現許多漂流木家具,也許那位工匠正是「公東」出身,你不妨跟他請教關於木作家具的秘密。

欄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