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題不在蘋果而在黃豆?

台灣曝曬在高基改食物風險中
作者: 
楊戎真
来源: 
Inlife映生活

「臺灣大概是世界上唯一直接吃基改黃豆的國家。」

基改食物已然全球化,各國進口基改食物的比例相當高,但台灣農藝系教授郭華仁表示,基改食物在台灣造成的問題比其他國家嚴重,主要因為台灣人直接食用基改黃豆的比例,比其他國家高出許多。

台灣正在吃怎樣的黃豆?

台灣人吃的黃豆是怎麼來的呢?「黃豆每年進口量都不一樣,但大約是230萬公噸。其中給人吃的大概是20萬公噸。」而這些進口黃豆許多都是基改作物。

「基本上在美國或其他國家,基改過的黃豆是用做沙拉油或飼料。人要吃的則是非基改或有機的小包裝的食用級黃豆。」

「這些食用級黃豆蛋白質含量比較高,油比較少,但生產成本較高,所以在美國,豆漿有可能比牛奶還貴,就是這個道理。」

那麼台灣如何規範我們人要吃的黃豆?郭教授說明,黃豆進口都是散裝的統豆,一個月的船期,到臺灣以後,業者就用電腦挑選。「挑比較漂亮,表面看來沒有瑕疵的,來給人吃,這個叫『選豆』。」這些選豆並非因為成分不一樣,「它只是外觀沒有黴菌,沒有破裂,但是基本上也是做沙拉油、做飼料用的。這些選豆在台灣被用來做豆漿、豆腐、豆干、豆皮、豆花等,整粒磨一磨拿去加工。」

也就是說其他國家用來製作沙拉油或飼料的基改黃豆,卻直接成為台灣人的食物。

為什麼台灣會出現這種情況?同樣吃很多黃豆製品的東方人,像是日本,吃的黃豆都是自已種的,其自給率佔黃豆總消耗量(人和動物吃的消耗量)的6%;韓國的自給率是9%;中國20%;而臺灣的自給率是0.005%。

這麼低的黃豆自給率,是不是台灣不宜生產黃豆?郭教授認為主要是政府是沒有給予配套措施來維持黃豆的生產。「我們以前大概也有6%,以前種六萬公頃,現在不到一千公頃。」

也就是說,如果回復黃豆的自給率,我們直接食用的黃豆就可以如其它國家一樣,不用基改食物,所做成的油對人健康所造成的風險,相對就低很多。

基改食物的風險主要來自蛋白質與DNA

大量種植基改作物造成環境破壞與農藥殘留增加。人食用基改食物呢?郭教授指,基因改造作物帶給人的風險,主要從蛋白質與DNA而來。

有抗藥性的DNA,會不會使人也產生抗藥性?長期食用基改食物,DNA進到人體後,萬一沒有消化乾淨,有抗抗生素的基因,可能就跑到我們腸子裡面,與細菌發生水平移轉,那有可能我們腸子裡面的細菌就有抗藥性,這樣我們生病,如果吃那種抗生素可能就無效了。

基改的DNA在人體會累積,在動物身上也會累積,動物吃了以後,身體裡面可能也會有一點點毒蛋白或DNA沒有被分解掉,在身體或血液裡會出現。這都有潛在的危險。

基改食物的蛋白質有沒有造成過敏的可能性?有沒有毒性?有沒有遺傳的可能性?

蘇俄曾經有過一個研究報告,老鼠吃了基改的黃豆,到了第三代,口腔裡面會長毛,但是沒有辦法證明是否是因為吃基改品造成變異。

郭教授表示,目前有超過一千四百篇的獨立報告顯示,基因改造食物對人體有害,其中有一篇很顯著。兩年前,一名法國學者做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實驗。他做了3組對照:一、餵老鼠基因改造玉米。二、餵傳統玉米,但在飲水裡滴了幾滴年年春。三、餵傳統玉米與乾淨的飲水。一年後,實驗結果發現,單獨吃基改玉米或傳統玉米但有年年春飲用水的老鼠,身上會出現大量的腫瘤。

老鼠的壽命一般是兩年,正常情況下,一年以後也會出現腫瘤,但是食用基改玉米與含年年春飲用水的老鼠,腫瘤出現的速度快很多且量也多很多。器官的病變也相當明顯,死亡率也比較高。

郭教授認為,從這點看來,以「孟山都」為主的基改作物發展商,他們三個月的試驗期似乎過於輕率,基改食物對人的影響,評估期需要更長遠些。

基改作物不怕農藥   所以農藥殘留嚴重

至於吃這樣的選豆,除了基改問題,農藥殘留的問題也很嚴重。基改作物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產出不怕農藥的植物,更糟糕的是,這些進口黃豆又獲得台灣檢驗標準上的通關優待。

臺灣與美國對水稻的嘉磷賽農藥(一種系統性的農藥)殘留允許值是0.1 ppm;而臺灣進口黃豆嘉磷賽的殘留允許值卻是10 ppm──100倍的寬鬆度。

「問衛生署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,他說栽培的方法不一樣。意思很清楚,就是說美國種的黃豆是基改的,是抗除草劑的,一定會噴比較多的嘉磷賽,所以殘留量一定比較多。所以政府訂標準不是根據人體安全所需,而是進口業者的需要。假設我們訂0.1 ppm,美國的玉米與黃豆就進不來了。」

郭教授表示,嘉磷賽這種系統性的農藥,它會進到植物體裡面,也會進到種子裡面,無法洗掉,我們用來打豆漿,洗也沒有用。農藥不僅留存在環境中,越來越多研究也顯示,大劑量的除草劑會殘留在人體裡。

美國民間團體「Moms Across America」與「Sustainable Pulse」聯合取樣檢測婦女乳汁,發現嘉磷賽的含量在76μg/l 到166μg/l之間,這個含量是歐洲嘉磷賽最大污染物濃度(MCL)標準的760到1600倍。該檢測結果明確打破農藥進入人體會被排掉、不會累積的說法。

更嚴肅的問題是,這個殘留量限制可能變得更寬鬆。長期噴洒除草劑,已經在基改作物區造成了「超級雜草」現象,所以「孟山都」在前年就要求美國政府把20ppm容許值,調高到40 ppm,而美國政府去年就同意了。

有人在美國測了10個黃豆樣品,有6個超過10ppm;阿根廷,測了16個黃豆樣品,只有一個樣品是低於10ppm,其他全部超過10ppm,有五個樣品超過70ppm。而我們進口的黃豆55%來自美國、45%南美洲。

因為這兩年因為基改黃豆的問題逐漸受到重視,所以現在很多豆漿店都會強調使用的是非基改黃豆製成的豆漿。「我們問中聯油脂(進口黃豆的財團),他們表示,這半年以來,進口非基改的量增加一倍。表示這真的是消費者的需求,他們會願意改變這個習慣。」

臺灣食品安全衛生法將修法

今年臺灣的食品安全衛生法會修法通過,首次把基改納入法律;針對基改食物的法律的規範,大概有幾點:

一、要有「追蹤追溯」的制度。基改食物在業者進口後,賣給加工廠做初級、高級加工,在這一連串的加工、交易過程中,經過好幾個關卡,最後賣給消費者,假設使用的是基改原料,這些資訊都要記錄下來,保留下來,這叫做追蹤追溯的制度。

二、過去有包裝的初級豆製品需要標示是否為基改食品,現在連散裝的也要標示。但是比較高級的加工品,比如沙拉油、黃豆油、醬油傾向於不標。理由是DNA不見了,蛋白質也幾乎不見了,所以就沒有安全的考慮了。

針對此點,郭教授認為還是有嘉磷賽的隱憂。「醬油每一家做的方法都不一樣,有的用古法釀製,有的用化學方法製作,裡面是不是還有蛋白質?」郭教授認為「一定還有。DNA與嘉磷賽可能也還有,所以醬油還是應該標示。」至於沙拉油、黃豆油,在業者不反對的情況下,可以一律標示。

不過,標示與否只是讓消費者有選擇的權利,郭教授認為更根本的問題是:不應當再繼續從統豆裡面選豆給人吃。應該是進口或自己種非基改的品種。

郭教授提醒:有三種人最需要注意基改食物,容易過敏的人、小孩與素食者。小孩也是容易過敏的族群,同時來日方長;而素食者則吃很多豆製品。

回應

整篇文章邏輯有問題 !
怎麼會拿水稻和黃豆的農藥殘留允許量相比 ,不同作物允許量理應不同 。
法國大鼠文章早已被撤回 。
黃豆本來就沒分食品或飼料級 。
DNA轉錄轉譯之後 變成蛋白質, 在通過消化道就會被分解 ,進入人體機率近零 。

基改如果真的沒問題,不會有那麼多人反對的。文章被撤回,原因可能很多。孟山都那樣的大公司幾乎能掌控國家的政策,訂的都是於己有利的。為了利益不顧消費者的安全,毫無道義可言。覺得基改ok的人,不妨自己大量去消費;至於有疑慮的人,小心點總沒錯。
人都有選擇權,要哪種品牌,即便都沒問題,也各有所好,何況是有爭議性的東西。
消費者有更多的資訊,才可以做出比較符合自己安全的決定。雖然有些人明知有問題,也還是要吃,那也是個人的事,就像抽煙。但如果是資訊不完整,那就是廠商、政府的責任,甚至整個社會都有責任,消費者自己要學習。誰能告訴我,基改食物對人體有什麼幫助?如果說無害,那有什麼幫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