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吼中的樂聲 安平人的家鄉行動

作者: 
楊戎真
来源: 
Inlife映生活

你曾漫步在海邊吧?也許是美麗的沙灘,也許是寧靜的漁港,風聲、浪聲,對我們來說,這些大自然的現象似乎無所分別。但是,厲害的農夫看得懂天色,真正的漁夫聽得懂風聲,「安平海吼,為天下奇。以其在南,謂之南吼。」「南吼」就是海岸的風聲,是安平討海人出海與否的重要依據。

給安平人的「南吼音樂季」


「南吼音樂季」的ending演唱會就在「南吼」現象結束的前後舉辦。


歌手謝銘祐。

2013年10月5日,2千多位熱情觀眾的參與,主唱謝銘祐──2013年度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──感動的說:「從零開始,我們做到了!」

風聲、浪聲加上了音樂聲,當天的音樂季讓安平有更重的渾厚與幽幽。跟時下流行音樂會的場子迥然不同,沒有恣意青春的喧鬧與熱舞,不是帥哥辣妹的拼場,除了遊客之外,主要的聽眾是當地的老人。

主要工作人員之一吳其錚說:「你沒有看過一個音樂季是老人來聽的。以前的音樂季沒有老人,但南吼有!」

為什麼要有「南吼音樂季」,它是怎麼形成的? 故事總有起點。

謝銘祐2012年時在高雄梓官區蚵仔寮參與了一場小搖滾音樂祭,讓他萌生回家鄉安平辦類似活動的想法。

「丸奇活動中心」

有了起點,音樂季的一切行動就從「丸奇活動中心」開始發酵。

謝銘祐的工作室就在「丸奇號烏魚子店」的隔壁巷子裡,丸奇號「頭家」阿祥說:「小黑(謝銘祐)把這個想法提出來的時候,我們就想,這個好喔!可以辦一個讓安平人有參與感,或安平人在過程中會享受到的活動。」


大家在丸奇活動中心準備著各項物品

從此,這家烏魚子店就變成了「丸奇活動中心」。

作為著名觀光景點,安平一直以來活動很多,但阿祥認為,這些活動通常與當地居民無關;他們想辦一個給當地居民、自己家鄉的活動,所以,當地的主要居民──老人家──是否享受了這些活動,對他們很重要。

阿祥特別描述了一個場景:「第四場的時候,我看到一個阿伯,他無法下樓,就端了一張椅子坐在陽台上,聽歌。」

因為觸動,所以才會付出;但是很多時候我們有觸動,卻很難有跟得上的行動;所以重點是:起來吧!行動吧!他們一群人,不是甚麼團體,沒有組織,也能自然的分工,合作。

謝銘祐打理所有音樂相關事務;阿祥打雜、太太小燕是總務;有陶藝專業的吳其錚肩負陶藝展;網站與雜誌、影像、文字也少不了人承擔,最重要的志工招募與指揮調度則由警察阿龍(李尚儒)負責。

熱情在行動中淬煉

正式辦活動之前,首先要解決經費的問題。於是在10月之前他們辦了幾場「小南吼」的演唱會,也順道為活動暖身;他們也開賣印著「我有安平腔」的T恤;以及義賣捏塑的風獅爺。

「小南吼」演唱會就在安平當地各「角頭」(社區)的廟口或棒球場表演,「就在老人家身邊舉辦,他們容易接觸到。」謝銘祐與麵包車樂團唱的是老歌,就是希望服務流行樂服務不到的老人。

演唱會雖然已經走近了,但是老人們知不知道、來不來還是個問題,於是他們開始挨家挨戶發傳單。結果──「很慘啊!」

「安平基本上是老人村,現在詐騙手法推陳出新,雖然我是一個完全沒有利害關係的人,但突然間邀請他們來聽歌,他們都很懷疑。覺得你是不是有什麼目的,所以都沒有很客氣。」阿祥解釋說。

「好一點的是把傳單拿走,聽你解釋,然後關門。」最慘的就是站在門口剛說:「阿伯,明天有表演你要來看嗎?這裡有傳單,有……」,話沒說完,「%&#$.......」三字經就來了。落荒而逃的阿祥自己說,「我好像被罵第三次就麻痺了」,不過有些成員很是受傷。

熱情在行動中似乎都會歷經淬鍊。

第一場的演出結果也很慘,遇到下雨,只能挪到室內,場地很小,加上有廟會,當天來聽的在地人只有十來個,剩下的都是從蚵仔寮以及其他地方來助陣的工作人員,以及他們帶來的親友。

「當時就想:慘了,沒有想像中簡單。接下來怎麼辦?要怎麼籌錢?」阿祥笑笑的說。

不過,第一場之後一些阿伯開始主動幫忙宣傳,「有表演,啊──我不會講啦,去聽就好!」第二場現場來了70多位在地人,他們也籌到了幾千元。第三、四場開始聚集了2、3百人。

在吳其錚的說明中,我們就可以體會南吼音樂祭的成功:「(在現場)老人家會跟著唱。到最後老人會穿漂亮的衣服出來參加。他們穿得比較正式,穿旗袍,好像要外出赴宴,當成了一個盛事。」

「成功的定義不在人數多少,而是我們真正有服務到這些伯伯、嬸嬸。過去安平活動很多,他們都不關心。」阿祥則這麼說。

辦活動「爽快」最重要

一開始,籌辦「南吼音樂季」的目標之一就是希望能凝聚社區,讓社區的力量動起來。整個過程有超過百位義工參與,大家輪班,承擔各種工作。雖然從外地來的人力不少,但安平也不分老少出動不少人,連一些已經移居外地的年輕人也回來幫忙。

許多阿伯幫忙宣傳,幫忙找資料,一位阿伯用紅紙寫了關於南吼的俚語送給他們,有活動的時候就來幫忙排椅子。就包括阿祥的母親,從去年看不慣兒子的作為,到今年的積極參與。「她原本很反對,說我們整天閒閒不去賺錢,搞這些有的沒有的。」「今年卻參與了風獅爺的捏塑,做得很漂亮,並要求要有一隻放在她幫忙的廟裡。」

「負責義工的阿龍,結束後很多義工跟他道謝,他感覺自己給了義工們很大的尊重,義工才會有如此的反饋。」吳其錚說這對阿龍來說應該一件很「爽快」(台語)的事。他們說,辦活動「爽不爽快」很重要。「如果大家都辦得很不高興,絕對不會有意義的。」

每個人「爽快」的定義不同,對吳其錚而言,他所負責的風獅爺捏塑被廣泛報導,「我的東西變成神像,很有成就感。」

意外的收穫:文化尋根

除了成功的動員了社區的力量,讓安平人參與,南吼音樂季也讓他們這些安平人展開對自己尋根。雖然名為「南吼」,但是包括阿祥在內的青壯派居民,也分辨不出這些海風的差異,經過一場音樂季,老人家開始知道要教導他們。在開始有南吼聲出來時,會來叫他們聽。

而風獅爺的捏塑除了義賣之外,更掀起當地文化的尋根;因為要教大家捏塑,必須清楚其背後的內涵,於是他們不知不覺中,更清楚作為漁港的安平早期的樣貌。「風獅爺是有功用的,安裝在屋頂上,風吹的時候會發出聲音,過去的人聽聲音大小,就會知道要不要出海。」吳其錚對我們這樣說明,而在辦這場活動前,他們都不知道這些。

「接觸在地的東西是一個養分,一個寶藏,因為活動,我必須去找資料,傳統裡面有一些東西原來是很豐富的。」「我的想法打開了,傳統裡面有那麼多元素可以運用。」吳其錚興奮於這一切拓展了他創作上的思路。

今年第二屆「南吼音樂季」正持續行動中,預計辦四場小南吼,分別在7月26日,8月17日、9月13日,9月21日,然後在10月4日做ending。麵包車依舊是固定的團體,然後穿插特別來賓。而安平的故事也會是今年的主題之一,透過不同的形式:陶藝、影像、文字等,讓大家能更了解安平。這些訊息可以在南吼音樂季的臉書上看到。

南吼音樂季粉絲頁

欄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