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墨․三國

作者: 
曾盛彥
来源: 
Inlife映生活

「在桃園的石門水庫拍下這張照片,自己沒什麼想法,卻引來觀賞者一番評論。」一位朋友見了這張照片後發了一封email:

歷史的距離越來越遙遠,而歷史的本來面目,經過長久的時間,也會變得撲朔迷離。

我喜愛《三國演義》的卷首詞:「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是非成敗轉頭空。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白髮漁樵江渚上,慣看秋月春風。一壺濁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」

這首詞被編入《三國演義》,但卻非羅貫中所作,而是相隔約百年後,出自明朝才子楊慎之筆,原著於《二十一史彈詞》中,其實是說秦、漢的開埸,詞名〈臨江仙〉。

詞晚於羅貫中一百多年後,那豈不怪異?原來是清朝毛宗崗父子批註《三國演義》時,覺〈臨江仙〉意境高雅、氣度雄渾,遂採之將其編於卷首。一直以來,我誤以為是羅貫中所作,真正的作者卻是楊慎。

「讀完來信,回過頭來看這張照片,是有那麼一番意境。」曾盛彥說。

攝影∣曾盛彥   文∣楊戎真

欄目: 

回應

的確有三國的意境。

在歷史中 在大自然裡 人就會看見自己的渺小 多讀史 多走入山海森林 人會懂得謙卑......當前社會 似乎無知而狂妄的人很多